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Policy | 政策與法規 2016. 11月號

新農業CEO圓桌會議系列報導

新農業外銷策略 台灣軟實力領頭

文/ 陳欣儀 圖/ 林嘉慶

 

吳鋐源 元進莊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吳鋐源:「嚴謹控管從養殖、屠宰、加工到餐桌每個環節的品質,從傳統養殖業成功轉型並鞏固生產的結構後,接續面臨外銷拓展的課題,仍是強化農產品的管控。」–元進莊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產品品質管控 自我要求從源頭做起

承襲父業投入果菜銷售20 多年,王文星透過科學的知識與經驗,決心為國人安心食材把關,更因種植出受日本人青睞的優質胡蘿蔔,成功打開日本市場。

為拓展外銷,成立東勢果菜生產合作社,透過台灣農民的經驗與管理分級、保鮮等技術,於2011 年更創立「VDS 活力東勢」品牌,引進農產品產銷履歷及農藥管控制度。

王文星分享,日本食材的品質、安全就像車子內建的標準配備,是廠商該做好的基本自我要求。

「台灣目前胡蘿蔔的產量足夠外銷日本,但生產安全管理的制度尚需加強,這也是為什麼要建立VDS 品牌」,王文星說。

品質規格保鮮需要投入許多資金維持、執行,若業者願意花較高的成本,積極自我管理,從源頭開始,就用嚴謹專業的方式生產食品,理論上成本應相差無幾,但台灣目前的規格比不上日本。

吳鋐源以土雞為例,一般是成品肉檢驗一次,但元進莊從飼養到電宰廠就有三重把關,花了這麼多費用,卻沒人買單。

為應付禽流感,元進莊的雞舍以農業4.0 建置,裝設各種智能裝置,監控雞隻每天的飲食、水源、環境等。

但吳鋐源苦笑說,「即使農舍已如此先進,但生產端的限制卻也很多,例如,要申請新型雞舍,會遇到鄰近住戶抗議,加上每縣市地方自治的申請辦法不同,規定也不盡相同」。對此,吳季衡也感同身受。

他並表示,從傳統養殖業成功轉型至能鞏固生產的結構後,接續面臨外銷拓展的課題中,最重要的就是農產品管控,「其實難度很高,尤其有疾病的考量」。

王文星 雲林縣東勢果菜生產合作社主席

王文星:「要擦亮「台灣」這塊招牌,台灣農業要團結打群架,除了克服生產問題,廠房取得、用藥標準、貿易障礙等等,是政府及大家必須共同解決的課題。」–雲林縣東勢果菜生產合作社主席

農企業發展到最後,若沒有加工的行為,也相對難以出口,不能因為想要出口,才做好品質把關,即使只在國內銷售,就應該堅持對優良品質的掌控」,吳季衡說。

何鴻銘認為,台灣是法律嚴格但執行寬鬆,業者要做好自我要求並符合法規。

王文星則提出台灣要外銷,除了生產的問題,其他如廠房取得、國外用藥標準、貿易障礙等皆與政府單位相關,政府應集中力量去解決這些存在已久的問題。

 

從戰術到戰略—以農文化(Agri-Culture)為本轉型移居生活島

戴氏家族從洋菇菌種起家50 年,創建自動化的金針菇生產栽培工廠;做為第三代,戴安基近年則積極應用菌生物科技推動藍色循環農業。他指出,台灣農業缺乏戰略層次的施政方針,「沒有把『農業』看成產業,一昧以補助來滿足民粹、把農業視為弱勢,逃避了發展規劃責任」。

台灣沒有太多農業生產利基,如何落實農業精緻化?土地多元但資源侷限,如何規劃使用,才能和環境有良性的互動?戴安基提出4 項政策建言:

  1. 情報政策:美國農業依附在國防與外交政策上,以國家政策推動農業;日、韓、泰國則藉外交與經貿推廣飲食文化、帶動農業發展與觀光行銷。台灣應建立系統性農業資訊的蒐集與建構,由外交與經濟部門扮演農業情報蒐集與傳播的角色,輔助業者邁向國際。
  2. 能源政策:設施農業經常性成本首重能源。韓國夜間農業電費補助達90%,並全面補助推廣生質能;低溫菇蕈、溫差彩椒、甚至多肉植物育種皆能稱霸國際市場。台灣可以優惠供給廢電,協助發展高端設施農業。
  3. 環境政策:因應「藍色經濟」的世界趨勢,完善規畫資源的配置,將物料轉化充分利用,兼顧糧食生產與環境保護的雙贏,務求「氮素」與「有機質」在動植物間的生產和生長環境充分被轉化應用。
  4. 土地政策:全面進行「農鎮更新」,去除名車滿巷弄,住屋殘破落後的景觀,提供農業生產、生活與生態的完整生活圈需求,並以衛星城鎮健全大都會的發展,帶動台灣未來20 年內需成長。
戴安基 戴氏農場董事特助暨Enoki Biotech 總經理

戴安基:「執政者必須將農業與工商業放在同等的施政位階。對內積極推動『農鎮更新』、厚植生產、生活與生態基礎;進而建構『台灣農文化的全球戰略佈局』。」–戴氏農場董事特助暨Enoki Biotech 總經理

戴安基進一步表示,台灣農業不一定要和國外去拼「量」,而是應該利用台灣以農文化為本的優質條件,「去升級農村文化,甚至引進新科技把農村變成宜居生活圈。」台灣將有機會成為亞洲最宜居的生活島。

吳季衡補充,台灣政策對農業的角色、定位並不明確,台灣農業必須產業化,才能有效促進農業發展,而產業化若無法具備前述4 項建議的規劃,台灣農產業便無法有競爭力。

他也指出,政府推小農政策,但農業其實是規模經濟,小農品牌真有足夠的競爭力嗎?就像元進莊的品牌已經成功帶動後面的整體架構,這並非一個小農政策可做到。

 

認證標章眼花撩亂 缺乏消費者公信力

對於稽核認證,吳季衡指出,「產業履歷應該是基本配備,是生在DNA裡的東西。」但台灣稽核機構太多,標章認證參差不齊,花錢做一堆認證,過一陣子就不適用,加上公信力不足,農友很辛苦。

他直指,政府必須儘快建立具公信力的標章,才能與世界接軌,行銷上還可透過「劣幣驅逐良幣」,不只區隔產品標準,也鞭策農民安全管理。

另外,通路雖扮演帶動產品分別及分類的重要角色,「但整體農業的結構跟食品安全不應該是由通路商來建立,而是產業及政府雙方要負責、消費者也要認同的事情」,吳季衡指出。

王文星則表示,農產品需要各環節大家一起打拼,擦亮「台灣」這塊招牌,台灣農業要團結打群架,如何塑造台灣的品牌形象,是大家共同的課題。

 

閱讀上篇

>>本文刊登於《環球生技月刊》2016年11月號

文章分類 政策與法規 標籤: , , , ,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19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service@gbimonthly.com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