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Special Report | 專題企劃 2018年 Vol. 58

「香港生物科技之父」盧毓琳:

香港,是兩岸三地生技資源整合最好的合作夥伴!

採訪整理/王柏豪

盧毓琳被稱為「香港生物科技之父」。早年曾任美商珀金埃爾默(PerkinElmer)的亞太區總裁,曾獲得2008年「世界傑出華人獎」及2007年中華「十大財智人物」稱號。早於1990年代開始出任香港政府公職,曾任工業署的生物科技聯會主席,領導香港生技業,更提攜不少香港知名企業和科學家,因此,業界都尊稱他為「師傅」。

已近70歲的盧毓琳,現在不僅是香港特區政府食物及環境衛生諮詢委員會主席,極具凝聚力,被譽為像一把大傘的他,在去年又成立了「香港生物醫藥創新協會」,在香港大啟創新科技之際,期望從產業價值鏈上,以自身的經驗及兩岸三地的人脈繼續貢獻業界。

2018年4月,港交所推出IPO新政,開放未盈利生技公司上市,讓香港一時成為國際資本市場的熱門焦點。本刊特別專訪了盧毓琳,請他談談香港生技發展的機遇與挑戰。

香港生物科技協會名譽建會主席盧毓琳教授。

香港生物科技協會名譽建會主席盧毓琳教授。

 


 

當香港開啟生物新經濟,並帶來一波新進展時,當然也面臨發展上的一些挑戰和問題,而這些問題也都會連動兩岸三地的發展。

之前,香港或許沒有想過這個些問題,事實上,中國可能也沒有主張。在香港回歸後一國兩制下,中國也盡量不管香港,所以,也就沒有想出主張。

但是,香港一定要跳脫它過去的發展,中國、臺灣也一樣,要找出Next Level (下一階段)的出路,大家都要跳出框架,才會有很好的出路。

目前又看到了哪些出路呢?首先,是一帶一路。這是一個國家型戰略,中國把供給面往外出輸出,從戰術上思維,這像是中國的殖民地政策。例如,我去了非洲考察,看到非洲從港口、貨櫃到主要的基礎建設,幾乎都是中國在協助。從這點戰略上思考,那麼香港位置又能扮演甚麼角色,香港才有機會呢?

 

「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系統讓香港接軌國際

過去30年,香港對中國其實是有相當貢獻的。因為香港面向國際,引進了技術人才、基金,不僅進行了整合,更重要的是在國際上建立了Integrity (誠信)。

香港過去建立起來的,是一套「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精神的系統和制度,這個Credibility (公信力) 是香港的Core Value (核心價值)。

不論你是多厲害的科技還是投資,到香港來都要遵守香港的「遊戲規則」,一視同仁、公平公正、不走後門,一切按程序來,先做好一連串工作,沒有例外。而這些有社會共識的核心價值,正是香港可以與國際體系接軌的原因。

但是,現在中國發展起來後,似乎認為不需要香港了。基本上,近十年來,香港可以說甚麼機會都沒有。

而這些年,無論是談一帶一路,還是最近的大灣區發展機遇,或是政策上要發展香港成為「國際創科中心」等,總有人提及香港要擔任「超級聯絡人」角色,連結中國和世界。因為,香港人長久累積了國際營商經驗及網絡,香港既是國際金融中心、又是物流中心、法律仲裁中心等。

但我個人是不這樣認為的,香港遠不止於「超級聯絡人」,應該要馬上Wake Up (覺醒),聯絡人時代過去了,不再只是拿皮包當一個超級的中間人。香港要站起來告訴中國 : 「我必須是你的合作夥伴 (I Need to Be Your Partner),你找到了方案,我就擔任夥伴(partner),幫中國大陸走上國際。」

香港人善於資源整合,加上整個社會有良好的Corporate Governance和管理(Management)精神,在各方面發展上能與國際接軌,這個Corporate和management是重要的角色,相當於國際合約最主要的核心共通語言。

未來30年,中國大陸必須重新靠香港找出一個國際出路。而香港的機遇就在「資源整合」,有能力如何把中國、美國、臺灣以及各方資源重新整合到最好,這就是香港的出路。

 

大時代來臨 要自主性融入不能邊緣化自已

但是有機遇,相對也就會有挑戰。

之前,香港不懂甚麼是一帶一路,也並不知道在這其中香港能有甚麼advantage(優勢)?過去10年,就像是被爸媽養壞了,香港失去了人才、沒有基金、沒有企業、工業,只有服務業,香港真的可以說沒產業經濟。

而且,即使香港有良好的社會體制,企業普遍欠缺創新文化,少有自主研發,科創業有超過90%是倚賴政府資助,科技發展環境不但落後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甚至比中國內地目前還惡劣。

此外,香港現在有40%人口是中國人,從高級房產、最有錢的基金,到各領域人才和專家,都來自中國,很明顯看到,從第一代內地移民到下一代居民,整個Cycle (世代交替)都在轉。但也因為如此,香港人的中國網絡非常好,遇到改朝換代的時候,香港機會就來了。

融合的大時代來臨了,我們要自主性地融入,乘著目前的政策及機會來加強發展,包括臺灣,不要自己邊緣化自己,如果香港還一直在想著過去,那也是自己在邊緣化自己。

你有好的技術,就要有Channel (通路)和Market (市場),而Market看中的就是人口,特別是在HealthCare (健康產業)領域,跟Population (人口)是呈正比的,人口是創造規模的關鍵。現在全球經濟化了,真的要把經濟放第一、去哪裡都不談政治。

美國川普上任後,一直在失去美國過去幾十年累積的Credibility (信用)和國際主導的地位。例如巴黎協議,2017年6月1日,川普因為預算問題宣布美國將會退出巴黎協議,老大不做了,反而給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展現大國風範的空間,總理李克強強調中國會堅定履行協議的相關承諾,致力保護氣候的協議,期望能共同遏阻全球暖化趨勢。

美國自己自封通路,境內或許GDP、股票會因此暫時上漲,但是失去了名譽,不僅受到國際社會廣泛的批評,長期經濟成長可能受到更大影響。反觀,中國GDP直接呈現跳躍式的成長,何時就超越了美國,是有可能的。

 

大灣區政策帶來重新整合機遇

中國也看準「生物科技的大時代」,「2030年大健康產業政策」使生物科技成為新的經濟動力。在所有產業政策中,中國也都主打發展生物科技,而且都是有指標的。

而大健康的指標就是大數據,全中國現在都在搞大健康,在中國,一切數據都屬於國家的,所以,大數據發展現在可能比美國厲害了。例如,中國把聯合國所訂至2030年有關大健康的17項指標全都拿來作為參照,目標要在2025年把平均壽命從現在的76歲延長至79歲,而這在過去10年裡,這個指標已經超越了,可能還會延到81歲。

現在,中國又有了「大灣區政策」,計畫把粵港澳整合一起,作為亞洲矽谷,一如美國科技發展聚落的西部灣區。未來,將只有大灣區,沒有香港了。但是,這對香港發展是一大重新整合的機遇。舉個例,香港地域狹小,養老照護一直是個大問題,過去,可能15年才有辦法handle(安置)四十萬老年人口,現在在大灣區政策下,只要區內劃出一塊地,一夜之間馬上解決過去15年的頭疼。

最近,習近平也提及將發展香港成為「創意中心」,讓金融、科技旅遊、產業、文創等原型創意都先在香港發展,把全產業的創意前門都放在香港。

創意中心概念對香港是大利多,國際前進中國先通過香港,表示香港的被信任度是很重要的,中國一定要好好利用。香港有制度、有系統,只要把握「資源整合」這四個字,就能成為國際間重要的Major Cluster (主要聚落)。

 

善用香港,接軌世界

現在時空下,香港在其他華人地方,都比過去更重要。

以往,成為大中華市場窗口曾是臺灣政府的政策方向,但一度被韓國超前。現在,一個大灣區政策,就把香港重要性提升了出來,香港是不會輸的。

香港是協力廠商角色,最好的Buffer (緩衝器),特別是臺灣生物技術已經累積很好的基礎,不能還是想要再單打獨鬥,否則會難追歐美又不及內地。大家要整合起來,善用香港,一起接軌世界。

 

>>本文刊登於《環球生技月刊》2018年Vol.58

文章分類 專題報導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未來活動

  1. 2019 SPARK Asia Showcase

    七月23日 13:00:00 - 17:00:00
  2. 澳洲臨床試驗研討會暨商談會

    七月24日 09:30:00 - 16:30:00
  3. 2019 亞洲生技大會 Bio Asia-Taiwan

    七月24日 10:00:00 - 七月28日 18:00:00
  4. 2019臺北市生技產業高峰論壇

    七月26日 14:00:00 - 17:00:00
  5. [台灣-默克合作計畫] 進階切向流過濾製程設計與優化理論課程培訓 (7月30日)

    七月30日 09:00:00 - 18:00:00

Copyright© 2019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service@gbimonthly.com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