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Bio Scenes | 生技幕後 2019 Vol. 61

婦女節溫暖獻映《乳.房》

拿基因來算命 預防勝於治療?

撰文/楊傑名  劇照提供/可樂電影提供

 

於3月8日婦女節上映的電影《乳.房》是描述一對男女在房價高居不下的臺北,分別因為「乳房」的關係而實現了購買「房屋」的理想。其中,女主角嘉艾是位乳癌患者,並接受了乳房割除手術;2013年好萊塢女星安潔莉娜裘莉也因為被診斷出帶有乳癌高風險BRCA1基因突變而進行預防性乳房切除術,當時不但震驚全球的影迷,也引發乳癌防治領域諸多討論。

 

取材自真人實事的電影《乳.房》以幽默溫馨的手法,探討乳癌術後重建、高房價、同性婚姻等真實的社會議題。

取材自真人實事的電影《乳.房》以幽默溫馨的手法,探討乳癌術後重建、高房價、同性婚姻等真實的社會議題。

 


 

電影《乳.房》是導演謝志文根據其女性友人的真實故事改編,歷時6年籌備拍攝,並由《海角七號》、《大稻埕》、《雨後驕陽》幕後團隊聯手打造,以幽默、溫馨的方式帶領觀眾探討了包含乳癌術後重建、北市高房價、同性婚姻等真實的社會議題。

女主角嘉艾是一位從南部上臺北打拚的保險業務員,人生夢想就是在臺北擁有一間自己的房子,然而她卻在32歲時被診斷罹患乳癌,醫生更建議她需接受乳房割除手術。不過,在這則壞消息的衝擊下,腦筋靈活的她卻也動起用保險理賠金買房的念頭。

飾演嘉艾的是曾演出《新兵日記》的「最美士官長」劉香慈,她說,要揣摩患者心境確實是一項挑戰,拍片前為了更了解乳癌病友在醫院檢查、觸診等各種緊張難熬的過程,她甚至私底下找了好友陪同到醫院腫瘤科看診,最後當她告知好友是為戲「體驗」時,才讓對方鬆了一口氣。

年僅28歲,以人氣網路劇《HIStory2越界》打開知名度的「隊長」謝毅宏則是首闖大螢幕就擔綱男主角阿偉的演出。阿偉白天是一名平凡的房仲,但在女友催促買房的壓力下,到了晚上他選擇穿戴上義乳兼差演出反串秀,這樣另類的表演對謝毅宏來說也是一大突破。

然而,阿偉的女友最終沒能等到他買房就不告而別,也使他陷入人生的低潮,此時,嘉艾為了找人分擔她的房貸壓力,因此主動邀請阿偉搬進她的新房,而原本陌生的兩人也在朝夕相處下慢慢發現了彼此心裡的傷痕,逐漸成為相互依賴的夥伴。

 

裘莉的投書

談到乳癌,就不得不提及好萊塢女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在2013年所做的一項重大決定。

當年5月14日,裘莉於紐約時報《My Medical Choice》的投書中表示,為了預防乳癌的發生,她已完成預防性切除乳房手術,療程於該年2月初開始至4月底結束,歷時9個星期,接受了包含乳房組織切除與義乳重建等手術。裘莉形容,整個過程就如科幻電影,療程結束後僅需休息幾天,便能完全恢復正常生活。

她說,這項決定是源自母親瑪絲琳貝唐(Marcheline Bertrand)早逝帶給她的傷痛,瑪絲琳因罹患卵巢癌,與病魔奮鬥了10年,最終仍在56歲便離開人世。而裘莉的阿姨黛比馬丁(Debbie Martin)則是因罹患乳癌而過世。

基於這樣的家族病史,裘莉的孩子曾這樣問她:「妳會不會也很早就離開我們?」

因此,裘莉決定拿自己的基因去「算命」,透過基因檢測,她得知自己遺傳了母親「缺陷」的BRCA1基因,將有極高機率導致乳癌和卵巢癌,醫師評估,她患得乳癌和卵巢癌的機率分別為87%與50%。

為避免生活在可能罹癌的壓力之中,裘莉在全家的支持下採取了預防性乳房切除手術,後續她更在2015年3月進行了卵巢及輸卵管切除手術,而她選擇將這項決定公開,目的正是希望鼓勵更多女性採取積極的方式遠離癌症威脅。

療程結束後,裘莉說:「我並沒有因此感覺自己不再像是女人,我反而覺得自己做了很勇敢的決定,而這個決定絲毫未減損我的女性特質。」她也極力呼籲,有家族病史的人都應該接受基因篩檢,採取行動掌握自身健康。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近年的報導,「裘莉效應」確實鼓舞了許多有家族病史的乳癌高風險族群,在裘莉手術的前3年,僅有234名有乳腺癌家族史的女性進行預防性切除手術,然而在裘莉公開投書後,手術案例從原本的372件逐漸增加至507件,時至2017年也有480件的案例記錄,其中更有51位是20來歲的女性。

 

引發乳癌的兇手

從裘莉的案例來看,她應是屬於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Ovarian Cancer Syndromes, HBOC)的潛在患者,HBOC的族群相對於一般人,家族中的成員有更高機率罹患乳癌與卵巢癌,而造成HBOC最相關的兩個基因就是大家所熟知的BRCA1與BRCA2 。

BRCA1與BRCA2本身並不是造成乳癌的兇手,他們屬於抑癌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的其中兩種。

抑癌基因是一群在正常情況下負責抑制細胞分裂、修復受損DNA或是掌控細胞凋亡的基因群,隨時監控細胞的生長狀態是否正常。而BRCA1與BRCA2的功能就是當細胞內「雙股」DNA皆損壞時,能啟動同源重組(Homologous Recombination)的方式來進行DNA修復。

然而,當抑癌基因不能正常運作或失去功能的情況下,細胞的生長就會不受控制,最後導致癌症的發生。因此,引發乳癌的真凶其實是發生了突變而產生「缺陷」的BRCA1與BRCA2。

若將BRCA1與BRCA2比喻為細胞內的警察,而缺陷的BRCA1與BRCA2就好比警政系統被癱瘓,造成警察無法正常執行任務,進而讓壞人在社會上無限制地為非作歹。

不過,是不是所有在BRCA1與BRCA2基因上的突變都是不好的呢?

過去研究普遍認為,一旦抑癌基因發生突變,其抑癌功能就可能喪失。但是,BRCA1與BRCA2所轉譯出來的是兩種相當大的蛋白質(分別含有1,863個及3,418個胺基酸),在某些區域發生突變,有時並不影響其本身功能。

因此,當基因檢測結果出爐時,還需仔細判讀突變的位置,或許可避免不必要的治療。

 

 

>>本文節錄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61

 

文章分類 生技幕後 標籤: ,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19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service@gbimonthly.com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