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Industry | 產業 2019年 Vol. 67

專精細胞培養製程 埋首深耕在地防疫

高端疫苗力爭亞太區疫苗產業龍頭

撰文/吳培安

成立於2012年10月的高端疫苗(6547),掌握世界疫苗產業的主流趨勢-細胞培養(Cell-Based)製程,為臺灣打造一座領先亞洲各國、並獲PIC/S GMP認證的細胞培養疫苗量產廠。高端力爭成為亞太區域型疾病疫苗龍頭,目前腸病毒疫苗正進行臨床三期試驗,未來有望與國際大廠在嬰幼兒市場中一爭長短;代理韓國GC Pharma四價流感疫苗的臨床三期結果達標,正申請臺灣上市許可證,盼加入每年疫苗需求殷切的季節性流感公衛防疫最前線。

產業_高端1

高端疫苗總經理陳燦堅表示,全球疫苗市場的特色是無論法規技術及資金密集程度,門檻都非常高,因此投入條件和需要的決心都不容易。(圖/高端疫苗提供)

 


 

臺灣在經歷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和新型流感的侵襲後,政府開始將疫苗工業列為國家安全重點之一,並在2005年啟動《人用疫苗開發自製計畫》,強化國內人用疫苗開發體系。

另一方面,2004年政府也警惕到每逢全球流感大流行時,往往面臨疫苗供不應求的挑戰,必須透過與民間的專業疫苗製造商合作,確實建立國內的疫苗研發儲備能力,才能供應全體國民防疫需求,遂而公開徵求民間自行規劃、申請流感疫苗自製計畫的BOO (Build-Own-Operate)案,這也促成了國內唯二疫苗廠的後起之秀──高端疫苗生物製劑股份有限公司(Medigen Vaccine Biologics)成立的契機。

 

臺灣疫苗有望與國際大廠同台較勁

有別於傳統的「從研發到上市」一條龍思維,高端採取技轉策略,自國內外頂尖研發機構引進經「概念驗證」(Proof of Concept)的疫苗產品,以高端專精的細胞培養製程進行量產製程開發與臨床驗證,鎖定高疾病發生率、高出生人口的東南亞國家,拓展疫苗的藍海市場。

高端透過強大的國際連結,和多家拔尖的研發機構攜手建立精實產品線,如2013年自國家衛生研究院(國衛院)導入腸病毒71型疫苗;2016年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及荷蘭非營利醫藥研發機構UCAB中心(Utrecht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Affordable Biotherapeutics)結盟,共同開發呼吸道融合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RSV)抗體藥;同年再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引進登革熱疫苗。

深耕在地防疫逾十年,高端逐漸展現後發先至成果,腸病毒71型疫苗已展開多國多中心三期臨床試驗,臺灣及越南兩地同步收案,目標2020年申請藥證,利用多國多中心的臨床試驗結果,產品有望直接進入目前尚屬真空的東協市場。

同樣備受矚目的登革熱疫苗,高端擁有臺灣、東南亞與中東共26國的開發及再授權等權利,歐美市場的授權則由國際藥廠默克(Merck)取得;相較於競爭產品Dengvaxia (賽諾菲)和TAK-003 (武田)的適用族群與用法,高端技轉自美國NIH的登革熱疫苗是全球唯一僅需施打一劑,即可對四型登革熱病毒產生保護力的產品,適用年齡層從2~59歲,也是競爭者中涵蓋最廣群族的產品,有望與國際大廠在全球每年3.9億人的登革熱感染市場上同台較勁。

此外,每年臺灣流感疫苗接種季每每因為廠商產能有限而缺貨拉警報,高端自韓國GC Pharma藥廠簽訂獨家代理銷售的四價流感疫苗,目前國內臨床三期試驗完成達標,期望成為臺灣每年600萬劑流感疫苗的供應商之一。

 

產業_高端2

高端疫苗執行副總李思賢強調,疫苗產業的重要性應該被歸類為國安產業,如果政府消極看待國內的疫苗產業,臺灣未來在疫苗缺貨時就只能被國際大廠予取予求。(圖/鄔麗.巴旺)

 

堅持臺灣可以擁有 更好疫苗技術

高端總經理陳燦堅娓娓道來,「公司的創建之路,真可說是一波三折,但正因深知疫苗與國安息息相關,各國都在推動疫苗本土化自給率政策,是促進防疫升級、貢獻穩定營收的雙贏產業,高端才能堅持初衷。」

2004年,陳燦堅結合基亞生技,代表歐洲知名化學品集團AkzoNobel投標政府的流感疫苗自製計畫BOO案,規劃在國內建造首座細胞疫苗廠。最後雖順利遞補取得標案,卻因為AkzoNobel旗下的疫苗事業陸續被Schering-Plough、默沙東(MSD)併購,礙於政府「採購法」換約不能更改超過二次的限制,這項BOO案最後只得無疾而終 。

與此同時,2008 年H5N1禽流感、2009 年H1N1 新型流感疫情相繼爆發,全球流感疫苗再度缺貨,臺灣就算有錢也買不到。而各國政府更紛紛將疫苗產業列入國家重點施政,定下政策提高國產疫苗自給率。(編按:截至2014年,臺灣國產疫苗自製率仍僅有8%,鄰近韓國37%、日本59%,中國高達85%、美國已達100%。)

陳燦堅深深感受疫苗直接關係到國民健康、以至國家安全。堅持臺灣可以擁有更好疫苗技術的他,於是號召了有志一同的朋友們,經過幾次意見交流之後,共同組成了A-Team 研發聯盟,並訂定團隊未來發展走向。他有計劃地取得先進技術的技轉,並導入製程研發與量產技術的建立,專注投入在以細胞培養與量產製程為核心的技術領域,積極朝向亞洲區高發生率的病毒性疫苗、生物抗體藥等產品進行開發。

2010年,取得國衛院研發的H5N1禽流感、H1N1新型流感疫苗生產技術授權,接著在2012年正式登記成立高端疫苗的前身,打破了多年來國光生技獨佔臺灣疫苗產業的局面,成為國內第二個疫苗廠,也是臺灣首座專精以細胞培養製程生產疫苗的量產工廠。

 

瞄準細胞培養製程世界主流趨勢

為因應減低動物來源、以無血清細胞培養生產疫苗的全球未來趨勢,高端跳脫出傳統以雞胚胎蛋生產疫苗的限制,直接以細胞培養製程為主力技術發展方向。

傳統病毒疫苗生產主要仰賴雞胚胎蛋,但這項技術除有遭受外源汙染的風險外,對部分病毒株(如2018年美國疾管署公布的H3N2流感疫苗)亦有突變之虞。

相較之下,細胞培養製程具有安全性高、原料來源穩定等優勢,自2006年,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即投資10億美金,讓GSK、MedImmune、Novartis等6家大廠發展細胞培養流感疫苗。

細胞培養製程不僅可用在流感疫苗上,目前已上市疫苗中,就有輪狀病毒、日本腦炎與狂犬病等10餘種傳染病疫苗是利用細胞培養(生物反應器)生產。

國際間疫苗研發也大幅仰賴細胞培養技術,超過20種病毒性疫苗應用細胞培養進行開發、生產,如腸病毒、茲卡、伊波拉、冠狀病毒、瘧疾等。此技術不僅是開發疫苗的主流趨勢,也有望在未來用於生物相似藥的生產,是生物製劑的新起之秀。

陳燦堅表示,雖然現在細胞培養製程成本略高於雞胚胎蛋,但世界衛生組織(WHO)認為,隨著規模經濟的發展和設備的投入,一旦生產成本達到平衡點時,細胞培養就會降低成本取代雞胚胎蛋製程。

 

建立PIC/S GMP細胞培養疫苗廠

陳燦堅表示,全球疫苗市場特色在於無論法規、技術及資金的門檻都非常高,投入條件和需要的決心都不容易。

因此,目前流感疫苗市場上能以細胞培養生產季節性流感疫苗廠商仍不多,僅有韓國的SK Chemicals與澳洲的Seqirus,但其生產的疫苗量仍不多,也不在臺灣銷售。

為了在臺灣打造自主完善生產細胞培養疫苗所需的研發產業系統,高端毅然決然增資規劃建立疫苗工廠,在2014年1月於竹北生醫園區動工,於2016年10月正式落成啟用。廠內從支援系統到生產設備一應俱全,運用現代化的生物反應器和高密度培養系統,能一貫作業進行疫苗與抗體藥從生產到針劑或玻璃小瓶充填。

如今,高端疫苗廠區已在2018年第四季、2019年第一季先後取得腸病毒疫苗上下游製程證照,成為全臺第一座獲得PIC/S GMP認證的細胞培養疫苗量產廠,這是亞洲少有的規模與等級,位在竹北高鐵旁新廠房,已經成為國際防疫專家訪臺時政府經常安排參訪的典範。

公司也在2017年6月更名為「高端疫苗生物製劑股份有限公司」,展現其對疫苗發展的決心,希冀能為國人帶來高品質的疫苗產品,並於2018年4月順利正式掛牌上櫃。

 

開拓藍海產品與市場 專注亞洲區域性傳染病

2018年11月,高端疫苗延攬了賽諾菲疫苗處前臺灣及香港地區總經理李思賢加入,擔任執行副總。

過去,經歷多次全球各種疫苗缺貨,協助臺灣從各國急調疫苗的困境,「臺灣市場小,大廠不重視,政府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李思賢因此決定加入本土企業。

「政府必須嚴肅地將疫苗視為國安產業,扶植在地廠商以提高自給率,才是解決之道。高端長期瞄準的目標是打造亞太防疫供應鏈,傾力投入亞洲的區域性疾病,而不是與賽諾菲、GSK、默沙東等全球大藥廠競爭,產品特色與市場都會區隔開來。」李思賢說。

除臺灣市場外,高端目前以東協市場優先,這些國家大多沒有疫苗自製能力,對外依賴程度高,人口結構年輕,商機是臺灣的10倍以上。

高端疫苗目前進展最快的產品線是腸病毒71型疫苗,腸病毒主要在亞洲流行,每3~5年會發生一次大流行,重症患者多感染腸病毒71型,致死率可高達33.3%。高端是唯一在臺灣、越南兩國同步進行多國多中心臨床三期試驗的疫苗。屆時成功取得藥證後,臺灣將是繼中國之後的全球唯二有腸病毒疫苗上市的國家。

由於越南腸病毒疫情較臺灣更為嚴重、且頻頻創新高,因此越南收案人數也遠多於臺灣。越南又屬於東協國家成員之一,未來將可挾東協內部查驗登記互相認證的優勢,加速拓展在東南亞國家的市場。

此外,登革熱也是熱帶地區頻傳疫情的傳染病,在臺灣南部屢屢造成民眾感染致死。高端疫苗除了向美國NIH技轉新穎登革熱疫苗,取得包含東南亞等26國的市場授權外,更積極開發第二代的登革熱類病毒顆粒(VLP)疫苗,以期滿足登革熱疫區民眾的迫切防疫需求。目前登革熱疫苗在臺灣已經完成臨床二期試驗,未來將與國際夥伴共同進行大型臨床三期試驗。

備受矚目的最新成果,是高端獨家代理韓國GC Pharma的四價流感疫苗GC Flu,極有潛力投入公費疫苗市場。

今年4月,疾管署宣布公費流感疫苗由三價升級到四價、卻又隨即遇到全球四價疫苗大缺貨,高端加入市場後將提供多一項貨源,不僅能解政府疫苗缺貨的燃眉之急,也能協助未來穩定國內流感疫苗的供貨。

 

疫苗缺貨恐釀國安危機 國產疫苗刻不容緩

今年下半年的臺灣很不平靜,不但登革熱、腸病毒雙雙爆發疫情,加上今年流感疫苗供貨延後,流感爆發疫情危機儼然已兵臨城下。衛福部才在今年4月宣布公費流感疫苗由三價升級到四價,隨即就因全球疫苗生產短缺影響,宣布11月15日起分批施打,一般民眾要到明年1月1日才能享有公費疫苗接種。

事實上不只是流感疫苗,A型肝炎、B型肝炎、子宮頸癌、麻疹疫苗和五合一疫苗等疫苗也同樣頻傳缺貨。

這就是疫苗缺貨的警訊,政府應該從四價流感疫苗這件事去思考,如何扶植國內產業的疫苗業者?當全球都在發展國內的疫苗產業,尤其是鄰近的中國、韓國都傾全力將疫苗產業定為重點發展產業、大力扶持的時候,臺灣政府打算提出什麼樣的行動?

疫苗產業和新藥開發的邏輯相當不同,應該要獨立視之。疫苗的研發不但成本高(約需要3~10億美元),且開發時間長至少需要10~15年,再加上法規審查、品質管理人才、政策法規等諸多挑戰,其實相當需要國家在產業發展上的積極扶持。疫苗是一個寡佔市場,比較沒有學名藥、專利的概念,而且一種疫苗在全球生產的就那麼一兩間供應商、再加上常常缺貨,如果國內的疫苗業者能夠發展順利,也將成為全體國民的福祉。

但李思賢指出,政府對國內疫苗業者並無明確政策積極扶持,實際上是放任廠商「各憑本事」。開發一個疫苗除了技術之外,最重要的是資金。國內現有的疫苗業者,只能拚命增資、咬牙苦撐,祈禱研發成功的那一刻趕快到來。

國家疫苗採購最好的狀態,是有多樣化的供貨來源,除了選項多,也能帶來制衡其他廠家價格的好處。如果一直仰賴外商進口疫苗,就只能落得被予取予求;而國內疫苗業者頗具潛力的研發成果甚至可能拱手讓人。

李思賢強調,疫苗產業的重要性應該被歸類為國安產業,它牽涉到的是對抗看不見的敵人、守護全國人民的安全,是全民公共衛生的問題。如果政府消極看待國內的疫苗產業,臺灣未來在疫苗缺貨時就只能繼續仰仗國際大廠,甚至沒有替代來源解決疫情的爆發,這是疫苗產業和其他新藥研發相差非常大的地方。

 

>>本文刊登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67

 

文章分類 產業風雲 標籤: ,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19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service@gbimonthly.com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