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ViewPoint |專家觀點 2019年 Vol. 69

專訪全球CDMO專家德國Vetter製程轉移總監

專業風險分析為技術轉移成功關鍵

Baerbel Hinneburg:Vetter Pharma Fertigung GmbH、Co KG技術與製程轉移總監

Baerbel Hinneburg為現任Vetter Pharma Fertigung GmbH&Co KG技術與製程轉移總監。她在1999年從美國邁阿密大學獲得化學博士學位,並在2001年加入Vetter Pharma-Fertigung開發服務部。

Hinneburg持續專注於預充填液體和冷凍乾燥系統的製藥過程開發,以及無菌產品的技術轉移。在領導製程執行團隊12年後,她在2016年接手技術與製程轉移總監一職。

Vetter總部位於德國拉芬斯堡(Ravensburg),是一家全球領先的接受委託研究開發暨製造服務廠(Contract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ing Organization, CDMO),在德國和美國設有生產基地。其服務涵蓋範圍從支持早期開發(包括臨床製造)到供應上市,也提供針對各種安瓶、注射器和筆針藥筒等注射器材不同的充填製造、分析試驗、包裝等解決方法。

作為領先的解決方案供應業者,Vetter除了藉由發明各種軟硬系統設備來滿足客戶的需求,也極注重提高方便安全的使用性、專利和法規之合法性,以及包括環境保護和永續性在內的社會責任。

專家觀點Vetter

Baerbel Hinneburg:Vetter Pharma Fertigung GmbH、Co KG技術與製程轉移總監。

 

 


 

Q製藥與生物科技產業技術轉移的主要關鍵是什麼?

基本上,「技術轉移」是將一項產品的無菌製程轉移到新的場所製造,其目的在於將開發或製造中產品的生產過程及技術,順利從舊生產廠轉移到新生產廠,達成品項的再現。

而技術轉移所涉及的過程非常複雜,包括多階段的步驟和挑戰,以及相關資訊的交換。

我認為,想要達成技術轉移,就需要符合嚴格的法規要求、以及對細節的高度關注,而成功的關鍵,就在於對製程、管控的制定、製程確效方法的了解,以及持續不斷的改進。

 

Q為什麼要進行技術轉移?它們與原先的製程會有何不同?

對於許多製藥和生物技術公司而言,他們必須採取備援策略來進行風險管理,並確保能供應患者足夠的產品。贊助商也可能缺乏適當的資源/能力,來進行製程改良、商業化量產、二次包裝、供應鏈管理,以及從臨床生產到較大型商業生產的放大。

從法規的角度來看,將無菌產品從一個潔淨室轉移到另一個潔淨室,其技術與製造過程的最初開發和設計相比,可能在時間和精力上相差無幾。

然而,轉移的範圍是由多個不同面向來決定的,包括藥品的查驗登記策略、與政府監管單位的會面討論,以及接受潛在的營運和系統變更的承諾,其商業化技術轉移可能就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

這不僅是因為法規的更新和面對突如其來挑戰的潛在風險,更重要的是,讓監管機構持續接受,並確信技術轉移對產品的品質沒有影響。

 

什麼是從開始技術轉移過程時必須的步驟?

如同任何一個錯綜複雜的操作一樣,從一開始技術轉移的計劃和執行至關重要。我認為,最重要的關鍵是在被轉移廠的製程與待轉移廠的設想製程之間,必須執行差距和風險分析。

這有助於了解和評估製造和測試步驟,包括組織架構和物流,以及針對已標定的轉移廠之間的差異做風險評估。

為了協助轉移,建立一支具有必要技能和專業知識的專門團隊、以解決不同面向的製程相當重要。該團隊應包括來自各個部門的專家,並由專案經理進行組織和協調,並向項目贊助商進行彙報,且必須就團隊中的角色和職責達成共識,並建立一個能夠在各方之間進行充分溝通的系統。

理想情況下,雙方的職能都有一定程度地與另一個組織中的各個合作夥伴緊密聯繫。這樣,雙方各個專家可以直接交流討論。被轉移廠與待轉移廠之間的合作越緊密,轉移的成果越好。

 

Q CDMO在執行技術轉移時面臨哪些挑戰?

對於CDMO而言,技術轉移是最複雜且最耗時的,尤其是涉及多個合作夥伴和製造廠的時候。因此,我認為成功轉移的基礎,在於適當的相關資料文件和根據ICH (國際醫藥法規協和會)Q8指南的應用風險管理要素。

從藥品開發中獲得的現有知識以及製造過程中的經驗,可確定品質的關鍵屬性,並對這些品質屬性進行控制和測試;而堅固且可重複的製造過程所需的主要要素,包括差異與風險分析,製程設計和合格製程的結合,以驗證過程確保穩定一致的品質,並於待轉移廠建立控管機制。這涉及到識別和管控材料來源和過程中的可變性,以及對活性成分(API)的潛在特性對包裝材料相互作用,以及安定性測試期間可能發生的意外事件有深入的了解。

我認為,對歸檔策略有充分的了解是必需且不可少的,因為有些國家對商業化有特定要求,這可能會影響製程確效策略的範圍。同樣的,不同法規約束也會導致生產環境的改變。

我們必須評估生產場所內部或之間的製程互換,包括設備和設施、清潔和消毒程序、參數的輸入和製程內控,並且完成紀錄所有變更轉換文件及其所有的合約、協議、報告和說明。

另外,我們必須遵守產品製造和放行的規範,並與設計空間保持可比性,以確保特定參數的容許度且仍可保證產品品質。對於CDMO,每次轉換都必須盡可能地減少變更,以便使用現有數據並簡化監管審批流程。

 

Q技術轉移到何種程度,才算是完成?

我認為,只有在待轉移廠可以按照與技術轉移廠家同意的預訂規範、過程或方法完成複製所轉讓的產品,技術轉移才能被視為成功。為了達到這個水準,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分配給該項目的個人專業技能和能力表現以及團隊技術轉移經驗。

在選擇CDMO作為外包合作夥伴時,請確保公司對您的技術轉移提供了詳細的差異分析,並且可以為製程設計和開發提供豐富的經驗和分析方法。風險分析的執行需要專家確定細節,因此,請從一開始就確定合適的人選參與其中。

 

>>本文刊登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69

(採訪整理/吳培安)

本文翻譯由德國Vetter在臺代表――百歐敏國際有限公司([email protected])協助提供。

 

文章分類 專家觀點 標籤: ,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19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