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Cover Story | 封面故事 2015. 12月號

創投、天使在哪裡?

生醫新創早期投資斷層大

文 / 吳靜芳

儘管根據國際調查,台灣新創資金指數連年表現優異;生技醫療新創團隊近年也遍地開花。但因為生態圈尚未成熟,專注生醫新創早、中期投資的天使及創投在種子及A輪中仍大量缺席,資金多持觀望態度。

cover2

施振榮(左)相當關注國內創新創業的開展也樂於分享經驗與資源。(圖/吳靜芳)

根據今年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2015-2016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的風險投資易得性(venture capital availability) 分數為4.1,取得創投資金的難易度為中間偏易,在全球140個經濟體中位列第12名。

11月14日,在科技部推動創新創業激勵計畫(FITI)決選上,出席頒獎典禮的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在結束後,仍留下親自一一了解新創團隊的核心技術,尤其在占了入圍名單一半的生技醫藥團隊攤位前駐足許久,交流熱絡。

施振榮成立的投資顧問管理智融集團,目前握有創投基金225億新台幣。施振榮對於物聯網以及醫療國際化的濃厚興趣,是否會讓智慧醫療解決方案等物聯網概念的生醫新創團隊受惠,是生醫新創圈引頸企盼的答案。

早期種子輪創投大量缺席
儘管新創投資指標排名高、亦有大咖關注,但相較於網路、電商新創圈熱絡的投資樣貌,生醫/醫材新創的早期投資仍顯得寒風刺骨,創業初始資金大半都是來自親朋好友的「友情贊助」。

初始資金對新創團隊在面對創業概念驗證、產品原型修改上,扮演掐喉的致命關鍵,但新創團隊多數在種子輪就面臨窘境-台灣創投在生醫新創領域的種子輪、A輪等早期階段已長年大量缺席,導致許多新創團隊難以跨越死亡之谷。

在上騰、上智創投擔任投資經理7年的安盟生技執行長林群倫語重心長地指出,「在台灣創業,大多碰上的是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

他認為,所謂注重新創早期價值增長的創投,應該投資100到200萬美元並佔股10至20%,輔以資源扶植團隊成長。「這叫做很好的創投,但現在真的很少。台灣投資基金大多數仍偏重中晚期、甚至IPO前。」

為什麼創投興致缺缺?「純就投資觀點來看,投資早期新創因為風險太高,其實並非聰明之事。」明年正式運作、台灣少數專注生醫新創種子期投資與輔導的橡子園(Acorn Campus) 顧問合夥人瞿志豪說。

他並指出,早期新創團隊少有完整商業計畫、技術或團隊,創投須主動輔導,加上投資案規模小、風險高,因而台灣生醫早期創投大量缺席,等於輔導的資源連結斷層。

台灣天使創投協會常務理事、現任台灣創意工場投資長的何明彥,他並擔任台灣生技整合育成中心(Si2C)委員。何明彥也是台灣少數專注帶領並加值早期新創個案的創投經理人,他表示,「台灣一些早期生醫新創點子都有很高的爆發性(high impact idea),但極少有早期創投能把這些high impact組架成價值很高的商業模式。」

>>本文截錄自環球生技月刊2015年12月號…

文章分類 熱門焦點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20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