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台灣小型農機具攻日具優勢 馬來西亞生物農藥市場商機高

2016/11/16 文/工研院產經中心(IEK)

為尋找台灣下一個明星產業、關鍵技術與新商機,由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EK)舉辦之「眺望2017產業發展趨勢研討會」自7日起至11日及16日,以「數位經濟」為主軸,提出「數位科技」驅動下的產業典範移轉與經濟模式革新,及從全球「未來產業」需求出發的新興技術研發佈局建議,由此展開一系列的產業回顧與展望。於今(16)日邁入第六天,將針對「農業重點科技產業國際市場商機探索」等關鍵產業議題進行探討。

 

日本台灣農業機械高C/P具出口優勢

日本農機市場每年約三千五百億日幣的市場規模,進口農機比例亦達到15%,日本高度使用農機設備提高生產效率,同樣降低農機支出呼聲亦高,因此工研院IEK指出,台灣小型農機具備出口優勢,爭取日本市場,正是時機。 

日本農業機械市場規模。(資料來源:日農工統計資料、日本海關資料(2016/2)、工研院IEK整理(2016/04))

2015年日本農業機械市場規模約為3,460億日幣,從長期趨勢看,受到農民逐漸高齡化與農耕土地縮小的影響,日本農業機械市場趨近於飽和,但從進口農機比例,因應日本農民之需求,進口比例已達15%以上,未來市場發展,估計市場規模約在3,500億日幣之譜,雖呈現不成長狀態,具高C/P的農機產品,進口金額比例正逐漸增加中。 

日本農業發展在環境面上,面臨了廢耕地逐年增加,以及農戶高齡化等的議題,日本農政單位,為解決此一問題,積極發展省力、安全與低價的農機產品。實際上,當日本農戶採購農機產品與維修服務時考量,會從耕地的規模經濟所產生的邊際成本下降,以及如何降低農機農具費用的方法著眼。 

日本農戶對農機費用的降低,除了擴大耕地面積、產生邊際成本下降外,日本農戶也選擇其他方案,以降低農機費用。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調查1,074的日本農戶,對於如何降低農機費用的選擇,日本農戶的方案首選是「選擇使用壽命長的農機」。

此一選擇,係基於若延長一年的農機壽命,則可降低10%農機費用之概念。第二選擇則是「採購中古機」、第三第四選擇為「共同使用農機」、「改採較便宜的農機設備」。

此一選擇的順序,意味著產品的品質與耐用度,是日本農戶最重要的選擇條件,反應的事實,則是農具農機的「耐用與耐操」,才是首選因素。其次是對價格的選擇,與其說日本農戶選擇低價,不如說日本農戶想採購高C/P的農機產品,來得貼切。 

展望未來,台灣在農機產品的技術開發,運用農機優勢,擅長降低製程成本與製造耐用性產品,同時台灣的人工成本約為日本的三分之二,可因應日本農戶的選擇要件:「選擇使用壽命長的農機」、「供應商專長的品項(品質)」與「價格便宜」等項目。

因此,在產品項目的定位,我國的農機產品,正可順應高C/P值策略,即運用優質平價策略,發揮產品耐操耐用特性,以爭取日本農戶的青睞。 

 

馬來西亞─生物農藥市場商機高2016~2021年的年複合成長率可達13.2%

生物農藥(Biopesticides),就是具有病蟲治防治效果的天然素材,也可以視為天然的農藥。這些天然的物質,以無毒或低毒的方式防治病蟲害,對自然環境不會造成危害,也不會有食品安全上的疑慮。

生物農藥因此是病蟲害整合防治方法(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 IPM)的重要元素。雖然環境永續、食品安全的觀念日漸受到重視,隨著全球人口的增加,農作物及糧食種植還是有增加產量的壓力。因此,無毒天然且具病蟲害防治效果的生物農藥其重要性日益增加。 

由於生物農藥的價格成本仍明顯高於化學農藥,目前在食品安全要求高、重視環境永續、且具有消費力的地區,使用生物農藥,無毒但價格較高的農產品才具巿場。

在新興市場中,以馬來西亞的國民所得在東協國家相對較高,其2014年平均國民所得為10,660美金,僅次於新加坡(55,150美金)及汶萊(36,710美金),而且馬來西亞農產品可就近銷往新加坡。可以預見馬來西亞之高價農產品有一定之巿場需求,生物農藥也可望有良好的發展契機。 

依研究機構CPL在2013年的推估,馬來西亞農藥巿場一年之規模約為1.5億美金,其中約75~85%皆為除草用之農藥。就生物農藥而言,依研究機構Markets and Markets的最新推估,馬來西亞生物農藥巿場2015年之規模約為283.75萬美元,2016年估計可達到319.93萬美元,預測2021年可以成長至594.68萬美元。2016~2021年的年複合成長率可達到13.2%(如圖)。 

馬來西亞生物農藥巿場規模變化:2014~2021年。(資料來源:Mmarkets and Markets(2016/7);工研院IEK整理(2016/7))

進一步就防治標的來看,則以除蟲之生物農藥居大宗,在2014年除蟲之生物農藥巿場規模為172.87萬美元,佔整體生物農藥巿場的68.6%。除蟲生物農藥2016~2021之年複合成長率可達13.2%,除菌生物農藥的年複合成率略高於其他類生物農藥為13.5%,以草為防治標之生物農藥的年複合成長則是13.1%,馬來西亞農藥巿場一年平均以1.5億來看,2015年生物農藥之巿佔僅有1.9%,2021年則是4.0%,可見生物農藥在馬來西亞之發展,仍具有相當大的空間。 

 

越南飼料添加物市場2020年將持續成長至33.4%高於歐美具發展潛力

越南為農畜產品的供應大國,但農民長期仰賴抗生素以維持畜產的穩定生產。受到近年來國際上禁用抗生素與消費者食安意識高漲浪潮影響,越南政府已訂定2018年起禁止於飼料中添加抗生素,掀起當地飼料及飼料添加物市場的「配方大戰」。

臺灣如何掌握此關鍵時間點,以優質且高功能的微生物製劑與植物添加劑產品進入越南飼料添加物市場,值得業者關注。 

2012全球飼料添加物市場中,亞太地區占全球市場規模約32.7%,遠高於歐洲地區29.7%與美北地區26.9%,預估至2020年將持續成長至33.4%,為最具發展潛力市場。

其中,越南為豬肉、禽類與水產類的飼養與供應大國,挾越南市場優渥的投資條件與地理環境,在其飼料添加物產業特色中,超過七成飼料添加物由國外進口與國際廠供應,但競爭國也包含美國、德國、中國、泰國、台灣與越南本土廠商等,市場競爭相當激烈。 

根據2014年Global Feed Survey調查顯示,越南飼料添加物市場需求量為12.03百萬公噸,市場規模為112.45百萬美元,預估至2022年,將成長至160.51百萬美元,年複合成長率為4.7%,高於全球平均複合成長率4.2%,成長可期。 

飼料添加物依產品分類,可分為抗生素、維生素、抗氧化劑、胺基酸、酵素、酸化劑與其他類別。以成長潛力來看,越南從2015年至2022年的飼料添加物之年複合成長率,最具成長潛力為酸化劑(7.1%),其次為抗氧化劑(5.9%)、酵素(5.8%)、胺基酸(5.8%)、其他(含微生物)(5.0%)。 

越南飼料添加物市場,除了政府在農業政策上的推動,國際集團在飼料添加物市場扮演著關鍵的角色。為了提高越南在地飼料製造的現代化,以解決降低高度仰賴進口造成飼料低價個競爭力的弱勢。

過去幾年來,越南農業和農村發展部有意支持國際企業或集團於越南在地的發展,帶動越南飼料與添加物產業現在化,導入現代化的技術、製程與設備,提高越南境內飼料供應量與安全飼料的供應。

目前飼料添加物市場上的國際競爭者有Cargill U.S.(美國)、BASF SE(德國)、Charoen Pokphand (泰國CP集團)、Anova(挪威)、BIOMIN(澳洲)、De Heus(荷蘭)與台灣的味丹集團。有鑑於越南的高度國際化競爭的產業特徵,工研院IEK建議對於欲進入越南飼料添加物市場的廠商,必須審慎釐清與評估。

 

新加坡尋找台灣菇類外銷新加坡市場之利基 

新加坡是東協中是最富裕的國家,高度發展的市場經濟體和最自由的進口並提供轉口貿易(re-export hub)的服務,2014年 GDP 成長率為3.4% ,人口約540萬人,因新加坡土地有限,食物有90%進口自馬來西亞。

 以菇類來看,2015年新加坡菇類進口值約87.68 百萬美元,進口量為9,441噸,市場量約9227公噸(如圖)。其中西方菇種如洋菇或波特貝勒菇,因為外籍工作者和年輕人對西方飲食文化的接受程度高,近年的成長速度高於香菇、金針菇等的東方菇種。

出口方面,2015年菇類進口unit value為3,032美元/公噸(97元/公斤),主要進口國為中國、馬來西亞、泰國、南韓和台灣。而出口值則為812仟美元,出口量為176噸,出口unit value為4,614美元/公噸(147元/公斤),主要出口國家為馬來西亞、緬甸、印尼和汶萊,因新加坡國內並無具規模化的菇類種植,所以部分出口的是透過新加坡FTZ集貨與分包再轉口到東協其他國家的高端市場。

新加坡菇類市場。(資料來源:FAO、Comtrade、工研院 IEK整理(2016/10))

 

近年來新加坡總體環境與食品零售市場發展的改變,也影響著菇類市場的變化,像是人口老化快速,據統計2020年超過1/3的人口超過五十歲,2017年退休年齡將延長到67歲和三高問題嚴重,使得民眾對於健康和營養的食品開始特別關注;人們對於機能性的食品(Functional Food)與有機食品(Organic Food)開始注重;新加坡素食人口增多,菇類也被視為很好的肉類替代品,也都提升了新加坡菇類市場的成長。

在政策方面,因2008年發生全球糧食危機,新加坡政府制定新加坡食品安全藍圖,靠著海外投資與增加貿易發展來達到增加進口管道的主要核心策略,並且配合部分本地生產平抑物價。菇類因生產需要的土地不多,在新加坡已經成為獲利較高的作物,所以國內的生產逐漸增加中,或在馬來西亞和泰國投資菇類生產基地,透過國際有機認證,將產品推上高價的有機菇類專區,提升產品價值等趨勢,也都影響著新加坡零售商對外菇類採購模式。由於新加坡為台灣最大的菇類出口國,面對完全競爭的市場,如何能夠找到利基點進行切入,拓增目前的市占率和找出未被滿足的市場需求,將是未來的關鍵議題。

 

美國─全球最大觀賞魚暨周邊產品市場台灣須切入高價商品

美國是全球觀賞水族生物進口量大的國家,大部分為淡水觀賞魚,主要是因為價格低廉,但隨著消費者所得提升、生活型態改變以及水族周邊用品等產業帶動下,海水觀賞魚也開始受到消費者的注意。根據美國寵物產品協會(American Pet Products Association, APPA)的調查得知,美國於2015年淡水觀賞魚的繁養比例高達90%,共有1,230萬個家庭養淡水觀賞魚,130萬個家庭養海水觀賞魚,總計淡水觀賞魚約有9,590萬隻、海水觀賞魚有950萬隻。

然而,觀賞魚屬於休閒娛樂性產品,會受到經濟景氣影響,根據統計美國家庭擁有寵物的比例維持一定的市場規模,但觀賞魚飼養的家庭在2006年之後就維持一定的比重,淡水觀賞魚保持10%的佔有率、海水觀賞魚則一直維持在1%左右。美國家戶數人口約2~3人,但養魚的家庭超過3人的比重高達70%以上,所以當家庭中有小孩時,選擇飼養魚的比重為51%,每戶家庭平均養7.6種魚,其中海水魚有7.8種、淡水魚有7.3種。

美國家戶數擁有寵物比例示意圖。(資料來源:APPA、工研院IEK整理(2016/07))

美國觀賞水族市場未來的趨勢將朝新品種或新品項開發方向發展,因為消費者喜好新穎性、具話題魚種,不太在意魚權、殘酷繁殖等議題,例如彩色血鸚鵡則認為很有創意、且水族飼養沒有小型化的趨勢,加上海水觀賞魚逐漸受到消費者的注意,相關周邊產品技術必須精進化,讓消費者在養魚的同時除了個人喜好享受與休閒娛樂外,降低飼養的成本與時間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依據。

然而觀賞魚暨周邊產品市場消費力道與經濟力息息相關,美國經濟持平,因此消費者對於觀賞水族的需求傾向低價產品,由中國、東南亞等地進口的產品充斥整個市場。面對低價產品的競爭,工研院IEK指出台灣業者須要在既有基礎上進行轉型與躍昇,突破業內現有的瓶頸與障礙,掌握進入美國高價市場的契機。

文章分類 全球新聞 標籤: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20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