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Special Report | 特輯 2016. 12月號

台灣十大生醫女掌門人的「女傑」心法

文/ 陳欣儀、蔡立勳

「2016 台灣十大生醫女掌門人」票選結果出爐後,本刊盡可能專訪這些進入榜單的女掌門人。綜合女掌門人的分享,台灣生技醫藥領域高階女性主管比起歐美,並不存在性別問題。生技醫藥需長期投入,也非常適合女性特質發揮,但家庭的支持與溝通是女掌門人認為首要的前提。此外,專業能力是必備條件外,熱忱投入、虛心上進、堅持毅力,都是女掌門人何以成為「女傑」的可見共同特質。

 

%e7%8e%8b%e7%8e%89%e6%9d%af

 No.1: 王玉杯

南光化學製藥總經理

1970 年,自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系畢業後即嫁入南光當媳婦的王玉杯,卻是從基層員工做起,一路至廠長、總經理,將原本只有20 名員工的小公司,擴展至目前擁有560 餘名員工的規模;南光也是全台首家外銷針劑產品至日本的藥廠。投身業界近50 年,王玉杯堪稱是台灣本土製藥界中,少數見證產業起落的女性領導人之一。

進入南光,「做的都是技術本位的工作,沒有因為性別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就自身的實務經驗而言,王玉杯認為,「專業知識的累積能凌駕於性別差異之上。」

不過,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王玉杯回憶,由於過去太專注衝刺事業,未能好好陪伴5 名子女成長。「當時為擔心孩子在外可能誤入歧途,只好嚴格規定進出家門的時間,甚至委託公司同仁紀錄。」王玉杯略帶歉疚苦笑說,當時在外人看來,這樣的管理方式如同宿舍舍監,但幸運地時並未引起子女反彈,「子女長大成人之後,他們也都能體諒當時的我。」

2014 年起,她接掌中華民國製藥發展協會理事長。天生強記、聰慧,加上不停止學習的王玉杯,以她特有的女性堅毅與行動力,她帶領產業逐漸走出與其他公、協會不同的發展道路,以藥廠國際化、打進國際市場為主要目標。為此,好學的她縱使工作忙碌,仍盡力抽空出席各種研討會、論壇,總能在許多場合見到她的身影。

王玉杯強調,生醫產業在關鍵製程操作員、高階研發人員以及高階經理人的任用,應該多加考量兩性平衡,同時要保障員工不因性別因素,在薪資、受訓機會、工作環境等層面有所落差。

 

%e9%a1%a7%e6%9b%bc%e8%8a%b9 No.2: 顧曼芹
展旺生技董事長

挾帶30 年的跨國藥廠背景,顧曼芹於2014 年6 月臨危受命,接任展旺生技董座,大刀闊斧啟動一連串轉型作業。

兩年多來,這家全球前三大的培南藥廠不僅營運由負轉正、順利轉上櫃;旗下美洛培南針劑產品亦取得美國FDA 簡易新藥銷售許可,並與全球前五大藥廠之一合作,進軍歐美市場,顧曼芹堪稱展旺的「救援投手」。

談及是否曾因性別,而在職場上受過不平等待遇,「我神經比較大條,其實沒有特別的感覺。」

她打趣說。不過,顧曼芹認為,當男性在職場上展現出強勢的一面時,通常比較容易獲得肯定評價;女性一旦比較強勢,「常常會被形容為刻薄、尖銳。」

她進一步說,即使作為、態度相去無幾,基於刻板印象所產生的評論卻大相逕庭,是兩性最大的差異之處。曾在年輕時有過如此經驗的她,因此了解自己的身段必須比男性主管更加柔軟。「身為一個女性,要注意別人對你的觀感,不能因為男主管這樣做,你也要這麼做,因為別人會有感覺上的差異。」

顧曼芹也強調,家庭是女性在求職過程中,無可避免的問題,「但最重要的,是必須讓家人了自己的工作環境及情況,如果(家庭) 不支持,就會變成蠟燭兩頭燒。」

此外,在台、美都有多年職場經驗的她也觀察到,台灣職場在性別平等的落實「其實比美國還好。」(顧曼芹專訪,詳見本刊2016 年10 月號)

 

%e9%bb%83%e6%96%87%e8%8b%b1 No.3: 黃文英
順天醫藥生技總經理暨執行長

黃文英曾在GSK、Sanofi 等跨國藥廠擁有30 餘年工作經驗,在晟德集團董事長林榮錦邀請下,於2013 年返台接掌順藥,透過系統性尋找、評估具創新、潛力且有醫學基礎支持的標的,進行藥物轉譯開發。

經由她的梳理, 順藥旗下一週長效止痛針劑「LT1001」已向TFDA 提出藥證申請、完成台灣與中國的通路授權;急性腦中風新藥「LT3001」則預計明年向美國FDA 提出臨床試驗申請。

1983 年,英國藥廠Glaxo ( 現為GSK) 到北卡羅萊納州設立美國分公司。隔年找上員工之一的黃文英擔任人力招募廣告模特兒,當時滿腹疑問的她後來才知道「因為我是亞洲人、女生,當時又懷孕,是最標準的廣告。」

後來, 黃文英在法國藥廠Rhône-Poulenc Rorer(RPR) 美國分公司擔任藥物代謝及動力學、藥物安全性評估部門之間的主要聯絡人,由於部門員工都是男性,她一個亞洲女性必須居中協調、溝通,事前能力也曾備受質疑。

「你要讓對方覺得被尊重,如果他做錯,你不能讓他覺得你不專業,」黃文英用自己的專業能力打破藩籬,並從中學到管理經驗,

將家庭擺優先的她,直到兒子上大學後,才開始嘗試比較有風險的職位,甚至離開原本居住的賓州,隻身赴加州追尋另一片天。

「我先生非常支持我,他如果沒有鼓勵我,我不會這麼做。」黃文英強調,結婚36 年以來,丈夫一直提醒她「不要只做科學,如果有機會做管理,就要去試。」

即使目前分處加州、台北,丈夫仍是她相當大的動力。而今,不僅身兼妻子、母親、管理者,也晉升當阿嬤,黃文英認為,自己在思維上「能比較設身處地、想到一些福利」,比如會顧及同為人母員工的工作情況,考量她們會遇到的問題;做決策時,也會謹慎地在不同想法間取得平衡。不過,除了研發與管理,她更期盼未來能在生醫產業看到更多女性在財務、政策等不同領域發光發熱。( 黃文英專訪,詳見本刊2016 年8 月號)

 

>>本文節錄自《環球生技月刊》2016年12月號

 

文章分類 專題報導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20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