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Native Bio | 在地生技 vol. 56

把臺灣土鳳梨變全球首款燙傷清創植物新藥

隱形冠軍30載 嘉年生化開創農生新生機

撰文/彭梓涵 攝影/林嘉慶

2012年,全球第一個三度燙傷清創植物新藥NexoBrid通過歐盟EMA上市,韓國、阿根廷、以色列也進入銷售;美國FDA三期臨床預計將於2018年底取得試驗結果。NexoBrid是由以色列MediWound公司進行臨床開發,但技術、產品及原料皆由臺灣嘉年生化技轉而得,董事長林景寬於斗六在地耕耘近三十載,不僅利用生物技術把臺灣土鳳梨變成世界首件處理嚴重燒燙傷新藥,也把步上夕陽的鳳梨酵素產業,再度推向世界發光。

 

嘉年生技

來自雲林斗六農村的林景寬,鑽研應用生化工程有成,開創了有利於農業發展,並能提升農產品價值的嘉年生化公司。


 

雲林縣斗六工業區斗工十二路上,試驗農場種著龍眼樹、洛神、甘蔗,還有數百株黃梔子灌木及土鳳梨,充滿兒時農家樂的氣息,讓1998年進駐工業區擴建新廠的嘉年生化,在整個園區中顯得特別生機盎然。

董事長林景寬早在1989年就創立了嘉年生化,以生化工程技術從菌種篩選到開發、生產及銷售各種微生物製劑和天然植物萃取物,提供給國內外廠商。

40年前,臺灣生物科技、生化工程都還在萌芽階段,甚至化工系裡生物化學、微生物學等生化相關課程,都極為冷門。因此,林景寬帶領的嘉年生化投入生化工程應用於生技產業,成為先行者之一。

臺灣生技授權國際取得藥證最早成功案例

而現在,當臺灣生醫公司紛紛以成功授權海外,取得國際藥證作為成功的里程碑時,早在2001年,隱身雲林的嘉年生化就與以色列MediWound簽下以鳳梨酵素開發NexoBrid清創新藥的原料供應與技術轉移合約,嘉年生化不但技轉給以色列藥廠,還是全球獨家的原料供應商。

經過十餘年的努力,MediWound 在2012年取得Debrase (NexoBrid)歐盟新藥上市許可,並被核准為孤兒藥。Debrase成為全球第一個用於嚴重燒燙傷清創治療的植物新藥(The first medical treatment for removal of eschar from severe burn wounds)。

根據MediWound財報統計,NexoBrid於歐盟銷售逐年成長,2018年第二季銷售突破百萬歐元,同比增長50%。

儘管美國三期臨床尚進行最後階段,美國生物醫學先進研究與開發局(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BARDA)已經與MediWound 簽署了美國FDA緊急採購項目。今年Debrase在韓國甫獲新藥上市許可,下半年將進入銷售,臺灣也將於今年底進行IND文件送審。

出自臺灣技術和在地原料,最後並獲得國際新藥藥證許可者,嘉年生化和Debrase可能是臺灣生技歷史紀錄的締造者。

然而,這位隱形冠軍以一貫的低調回歸自然田園生活,許多人到斗六廠來訪,看到穿著拖鞋又拿著農具的他,還會問:「你們老闆在哪裡?」殊不知眼前這位就是仍不斷思考如何突破現況,期待提高農業附加價值及應用開發,以繼續深耕臺灣的林景寬。

 

「化學工程師」夢碎後,最早做出豬皮明膠

林景寬來自於雲林斗六的農村,1974年考進清華大學工業化學系(現為化學工程系),是全村的第一位。自小務農的工作,包括放牛、插秧、割稻、犁田、駕駛耕耘機、除草、噴農藥、烘菸草…等,讓他體驗到農夫烈日下滿身大汗的艱辛。

所以,打從大一他就開始築夢,以為唸了工程就可以脫離低生產力又清苦的農業宿命。為了決心能做一位有生產力、創造力的化學工程師,林景寬大一暑假就到臺南糖試所實習,沒想到才實習了一個星期,週末回家下田插秧踩到一大片碎玻璃,腳底縫了六、七針,就無法再回去繼續實習,但這短短的一個星期,他見識了許多吸引人的研究項目,開啟了他對研究的興趣。

只是,大二到臺中參觀電鍍工廠,看到不佳的工作環境以及重金屬廢水對環境的汙染;大三時,另一次石化廠參觀,見到惡劣的工作環境,令人作嘔的化學氣味,讓他對「化學工程師」的夢徹底破滅。

大四專題課時,他參觀了一位大陸老清華校友在學校附近的明膠工廠,從進口牛皮原料開始,經浸泡石灰水、脫灰、酸膨化、中和、溶離、澄清化、濃縮、乾燥到做成膠囊,林景寬第一次見到完整的生化製程,也見識到生化工程師可以把不值錢的皮革廢料變成高附加價值的膠囊。

林景寬隨之展現了創意的頭腦,他想到利用市場現有大都不吃而被當飼料的豬皮,還比進口牛皮更便宜、更新鮮,進一步利用課餘在實驗室建立了一套最簡單的豬皮膠製程。「所以,臺灣最早的豬皮膠產品可能就是在清華舊化工館二樓產出的。」林景寬笑道。

 

取代進口生物製劑 開啟創業之路

1978年進入臺大化工研究所後,經常到臺大農化所圖書室查閱研究論文,讀到一篇從豬胰臟抽取純化胰臟酵素的博士論文,發現酵素的價值比豬皮膠高太多,而且技術門檻比較高。受到了啟發的林景寬,開始鑽研應用生化工程於酵素萃取及純化的製程研究。

畢業後服兵役期間,林景寬在南港聯勤總部負責商業情報蒐集及分析,因緣際會下,發現臺灣鳳梨酵素是當時臺灣非常少數具規模的生化產業之一,於是建議指導教授改做鳳梨酵素之製程開發研究,並利用下班時間回臺大幫學弟做鳳梨酵素純化分離實驗。

1982年起,林景寬任教於東海大學化工系,不僅教授的課程正是生化工程及酵素工程,在擔任講師的同時,也因對鳳梨酵素製程開發的經驗,而有機會取得鳳梨酵素公司的顧問一職,並為鳳梨酵素公司成功開發新製程,讓公司轉虧為盈,且成為最賺錢的一家,他的鳳梨酵素產業生涯也自此開啟。

有一天,一位畜牧界的朋友到東海大學拜訪林景寬,提及他從日本、歐洲進口許多微生物製劑應用於畜產及水產飼料,效果很好但很貴,當時臺灣產業沒有生產類似產品,他希望能和林景寬合作,在臺灣生產取代進口。

當時,林景寬正好在斗六老家幫父母蓋一棟三層樓的透天厝,於是就在三樓設立了簡單的實驗室,從菌種篩選到小量試產都在這實驗室完成,並在自家後院的水果園搭起小屋養雞進行動物試驗,短短半年後就試產出一些微生物製劑,試銷並作效果測試,因此促成了林景寬踏上創業之路。

 

>>本文節錄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56

文章分類 在地生技 標籤: , , ,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20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