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18日 星期四 23:57:08

掌握大中華市場脈動.亞洲專業華文生技產業月刊

CEO Report | CEO 報告 2017年6月號

翻轉家業變馬國NO.1複合肥料商

全宇彭士豪 大馬最年輕農業科技家

文/彭士豪 圖/蔡立勳

在馬來西亞創立17年的全宇生技,於6月8日回臺上市掛牌,以69.9元開出紅盤,漲幅達33%。隨父親到大馬經商,最後翻轉父業,董事長彭士豪從電機跨入農業生技,不到40歲被受封為馬來西亞最年輕拿督,現在更成為馬國科學部(MOSTI)委任的綠色農業科技顧問。

彭士豪

全宇董事長彭士豪是目前臺灣至馬來西亞發展而受封拿督中,最年輕的一位。

 


 

棕油產業長期以來都是馬來西亞的經濟支柱,並成為世界第二大棕油生產及出口國。然而,在密集的種植環境和日漸粗放的管理下,油棕樹的栽培也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即為當地人稱的油棕「靈芝病」。

初步估計,每年造成15億馬幣的損失,更成為馬國油棕業心中的痛。

不過,有位來自臺灣的孩子,利用科技技術,結合微生物、化學、有機所生產的功能性肥料,讓油棕樹健康生長、提高產量,還可控制疾病。連馬國大型商業集團IOI旗下油棕業,都指定要用「Tony」的生物複合肥料。

Tony,就是全宇生技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彭士豪。

採訪當日,董事長彭士豪點了混著「一半茶、一半咖啡」的飲品,好似他所生產的功能性肥料,能將長期各自為政的3種肥料元素(化學、有機、微生物)和在一起。

這種膽識作風及活潑的性格,讓他成為馬來西亞當地最大的複合肥料製造商,市占率達8成,銷售業務更擴及印尼、菲律賓、越南與臺灣。

然而,成功路上背後的艱辛,要從彭士豪退伍後說起。

 

初入社會的挫敗 創業的轉機

出生臺灣的彭士豪23歲退伍後,就隨父親來到馬來西亞工廠經營木材加工廠。「工廠就是買木材進來,加工製成之後,再賣給紙廠。」彭士豪說。

然而,進入工廠後,他發現,「我們是單一貨源、單一收購端,也就是需要貨源時,上游廠商便開始坐地起價;收購端則有時需要,有時又不需要,便得整天鞠躬哈腰,」彭士豪覺得無奈也很氣憤。

他就發誓,「有一天一定要用自己的技術生產原料,並且是市場上必需要的產品。」

緊接著,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來襲,木材滯銷,爾後幾年工廠業務每下愈況,彭士豪的人生來到了轉捩點。

此時,創業念頭在彭士豪的腦海裡不斷打轉。畢業於電機系的他思索,臺灣在國外的印象中有二個光環,一是電子科技,二是農業。

不過,電子業汰換快,馬來西亞的人力資源可能也無法補足這方面的缺口;相反地,「民以食為天,農業不管到哪一天,都是被需要的。產品如果好用,大家就會繼續買。」

可是,如何又在偌大的產業空間,尋找切入的利基點呢?

 

馬國地幅遼闊 開啟肥料生涯

「馬來西亞農地遼闊,又可以量化生產,」彭士豪琢磨著,起初想朝這方向前進,不過,當時沒有足夠的資金購買土地。

思緒活潑的彭士豪,立即轉個彎,決定要讓這些農地的主人成為他的客戶,才有了做「肥料」的想法。談及肥料,主要有3大類型:化學、有機、微生物。但彭士豪想,難道不能只有一個?就是將這3種搓揉一起。

但學電機的他,肥料專業匱乏,他開始啃讀所有相關書籍,中研院院士楊秋忠出版的《土壤與肥料》,最後成為彭士豪眼中的「肥料聖經」。

「意外的是,全球利用微生物製造肥料的廠商很少,光是把微生物放進化學肥料中,微生物就很難存活,而且菌種複製量化不容易,要取得低成本原料也不容易。」彭士豪說。

他開始一方面尋找合作夥伴,一方面回臺尋找微生物專家,並設法請專家開發出微生物的液態或粉態狀。

然而,產品既不是肥料也不是營養品,當地小農不會使用,產品更不可能在市場有吸引力。

彭士豪又以為微生物與肥料結合,就像乳酸菌加入牛奶,就可製成優酪乳,因而尋求肥料廠的合作。

「沒想到,肥料廠也不會使用,微生物放進化學肥料裡,都死掉了。」彭士豪苦笑說。

 

重新學習 克服轉行障礙

彭士豪只好開始找錢、找人、找技術,自己創立實驗室,打算自行開發三合一的肥料,並專注於微生菌的應用。

雖然已經知道開發微生菌有困難度,卻發現肥料的原料也有門檻限制。

原來化學原料都受大廠控制,舉例來說,氮磷鉀的鉀肥,全世界只有3個國家供應,供應商都有固定的客戶,不可能再將原料供給其他業者,更何況新創公司,最終僅能勉為其難地從進口商購買。

於是,彭士豪從低階的複合肥著手研發,以化學肥為主,混和微生菌,和研發團隊共同分析,將每次的化學劑量記錄下來,了解化學肥劑量多少的比例,才不會影響微生菌的活性;或培養其他生命力較強的菌種,互相搭配實驗,以取得最佳比例混合的生化複合肥料。

就像科學家熱衷追求真理,彭士豪從不斷的實驗過程,累積對每種菌種的見識。

同時,他又到馬來西亞農業大學進修,苦讀了各式農業相關書籍,目的是期望自己也能投入原料開發,成為兼具技術開發、公司管理、市場銷售能力的專業經理人。

 

走進小農 獲得馬國官方認證 

取得階段成果以後,    彭士豪又發現通路是大難題,並曾為此一度受挫。

當時,他急於尋求政府農業單位認證,卻被大馬油棕局研究官員Haji Tamizi當場質疑:「你才幾歲?」、「我種油棕的經驗都比你年紀大」,「況且臺灣有種油棕嗎?憑甚麼你要來教我種油棕?」

向大農推廣時,大農卻說,「產品的田間試驗、臨床試驗呢?沒有,免談!」而小農看到大農不願使用,也紛紛表示拒絕。彭士豪只能半買半相送,懇請當地小農使用,並拍著胸膛說,「有問題我保證負責。」

彭士豪堅持不懈的毅力,穿梭於田野間,產品的效果也開始在小農間發酵,名聲也傳到政府,最後反而政府回過頭來,給了100英畝地,請全宇做田間試驗。

直到2008年,全宇與馬國油棕局合作開發出的MPOB F4生化複合肥料,終於獲得唯一官方認可授權的生化肥料。

「那時候回絕我的Haji Tamizi,後來也在媒體上稱讚我們的技術。」彭士豪洋溢著笑容地說。

 

Profile:彭士豪小檔案

現職

 全宇生技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
 馬來西亞政府 綠色農業科技顧問

經歷

 中華科技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
 美國俄亥俄州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
 美國夏威夷檀香山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馬來西亞農業大學生物分解博士班

 

>>本文節錄於《環球生技月刊》2017年6月號

文章分類 人物 標籤: , ,

發表迴響

Copyright© 2020 環球生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電話:(02)2726-1065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8:00

服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110臺北市信義區松德路161號2樓之3, Taiwan